<span id="zvvcn"><blockquote id="zvvcn"><nav id="zvvcn"></nav></blockquote></span>
    <legend id="zvvcn"></legend>
    <track id="zvvcn"><em id="zvvcn"></em></track>
    <optgroup id="zvvcn"><li id="zvvcn"></li></optgroup>
    <span id="zvvcn"><sup id="zvvcn"></sup></span>
    
    
    <optgroup id="zvvcn"><em id="zvvcn"></em></optgroup>
  1. <cite id="zvvcn"></cite>
      <track id="zvvcn"><i id="zvvcn"></i></track>
        <legend id="zvvcn"></legend><optgroup id="zvvcn"><small id="zvvcn"><pre id="zvvcn"></pre></small></optgroup>
      1.  首頁畫家檔案 王亞軍 藝術室


        構建新時代中國美術的寫意精神

        2019年07月18日 18:34  作者:王亞軍  來源:本文入選中國美協“首屆全國美術高峰論壇”  評論()

              中華文化源遠流長,中國美術博大精深,具有獨特鮮明的藝術特征和豐富厚重的文化內涵。中國人物畫傳神寫意、山水畫營造意境、花鳥畫托物言志,尤其是中國美術的寫意精神,在東方乃至世界畫壇自成體系,別具一格,這是中國美術之“根”、中華藝術之“魂”。

        一、不忘初心 重溫中國美術的寫意精神

        寫意,即抒寫心意、抒寫人的自然本性。是指藝術家忽略藝術形象的外在逼真性,而強調其內在精神實質表現的藝術創作傾向和手法。最初起源于繪畫,興起于北宋,要求在形象之中有所蘊涵和寄寓,讓“象”具有表意功能或成為表意的手段。在中國傳統美術中,寫意即指中國畫的一種畫法,與寫實相對 不求工細,著意注重表現神態和抒發作者的意趣。中國的造型藝術是寫意的形式,這個“意”本身有三個層次。第一個是圖像的大意,第二個是圖像的精神、意象的精神,第三個是畫家自己精神的投入。中國繪畫有平面性、裝飾性、意向性和假設性四個特性,這四個特性很難發展成為寫實性。[1] 徐悲鴻先生認為,寫意乃是寫實的更高境界。比如中國畫中的線描法、沒骨法,本身就是用主觀感受對客觀事物的高度概括,就是用個性化“意”對事物外形特征的濃縮提煉,無論是陰陽頓挫、筆斷意連的線描技法,還是惲氏點花、粉筆帶脂的沒骨技法,本身都屬寫意范疇。不同的畫家描繪同一事物,會采用不同的筆法,最終展現出各具特色的藝術形象。

        寫意精神,是一種創作理念、一種藝術態度、一種生活方式。有文學中的寫意,如魯迅小說《藥》中畫龍點睛式的環境描寫和對夏瑜“榨不出一點油水”式的側面描寫,古詩中“白日依山盡,黃河入海流”式的意境描寫;有美術繪畫中的寫意,如宋代梁楷的潑墨人物、明代徐渭的寫意花鳥和清代張大千的潑墨山水;有書法中的寫意,如漢代興起、魏晉隋唐時期流行的草書,王羲之的今草,張旭、懷素的狂草;有戲曲中的寫意抒情,尤其是戲曲高度自由的時空處理方式、符號化的舞美設計和人物形象;更有生活上的寫意,如竹林七賢等超凡脫俗般的“寫意人生”。寫意,有中國式的寫意,有外國式的寫意。中國美術的“寫意”傾向于精神和情感抒發,而西方的“抽象”美術更傾向于外形和自我張揚。

        中國美術的寫意精神,最早可上溯至先秦的老莊哲學。自先秦時期,道家以“無為”為宗旨,尊重生命、崇尚自然,主張高度自由、自主的精神生存狀態,追求“達生、無累”的生命境界。從老子到莊子清靜無為、順應天道、逍遙齊物的道家思想,至魏晉玄學的言意之辨、形神之論、有無之識,催生了“傳神寫照”“遷想妙得”“以形媚道”“澄懷味象”等中華美學思想,對中國美術創作影響深遠[2]縱觀中國美術史,宋代以前,美術創作更多具有教化和宗教功能。宋代以后,藝術審美向哲思性轉變,藝術家更加重視心靈自由的追求和人文思想的表達,更加向往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和內心世界的真實流露,把藝術教化寓于審美功能之中,使寫意理念逐漸根深蒂固。畫家常常借助于詩畫,或表現山水情懷、自然情趣,或隱喻世情冷暖、感悟生活,人物畫更側重展示精神面貌、高貴品格,反映時代變化,表現社會現實。從整個世界范疇來看,中國水墨畫是最具有“寫意精神”的,且取得了很高的成就,繼八大山人、黃賓虹、揚州八怪、石濤等寫意大師之后,仍然能穩步向前,這與中國的傳統哲學有著密切的關系。[3] 

        中國美術的寫意精神在西學東漸進程中逐漸喪失,民族文化傳承危機迫在眉睫。“五四”新文化運動之后,在對西方繪畫的學習與借鑒中,中國畫大量吸收了西方藝術中寫實、光影等造型技巧,極大豐富了中國畫的表現力。新中國成立后,引入蘇聯美術教育模式建立了八大美院,進行了幾十年的學院式美術教育。西方寫實的造型觀念與藝術語言,西方美術面對生活與自然直接創作的寫生方法,既增強了中國畫的現實表現力,也使“筆墨+造型”成為中國畫的創作主流。但是,中華傳統文化基因在西方文化的沖擊中被不斷改良,中國畫傳承千年的寫意精神無形中被不斷弱化,過度追求外在的視覺形式,具體表現為:重素描、輕寫意,重技法、輕創作,重師承、輕創新。十年動亂對傳統文化及藝術的嚴重破壞,使中國美術的人文理念和寫意精神喪失殆盡,尤其是“后文革時期”成長起來的一代藝術家、美術家的知識結構中,民族傳統藝術傳承出現了斷層。改革開放的浪潮,送來了印象派、野獸派等西方現代藝術。“85新潮美術運動 ,平面構成、抽象變形、肌理效果、新材料繪畫、行為藝術等西方現代藝術元素迅速填充了年輕一代美術家們的大腦。大家舍近求遠,對西方現代藝術的眾多風格、各種“主義”一一照抄照搬,對中國畫嗤之以鼻,對中國畫的前景悲觀絕望,甚至出現“中國畫窮途末路”的極端論調,使千年來推崇“以形寫神”“氣韻生動”的中國畫離“形”越來越近,離“神”越來越遠。以2015年的十二屆全國美展為例,中國畫展區幾乎清一色的工筆重彩,獲獎的寫意作品更是寥寥無幾,上乘之作幾成絕響。這是中國近代屈辱歷史帶給整個中華民族文化悲觀主義的歷史必然,是缺乏文化自信的充分體現。

        二、堅定自信 弘揚中國美術的寫意精神

        “一個不記得來路的民族,是沒有出路的民族。”[4]人類歷史上“埃及文明、古巴比倫文明、古印度文明、中華文明”這四大古老文明,為什么唯有中華文明一直傳承和延續,根本原因就是中華文明一直堅守著我們“自強不息、厚德載物”的民族精神。為什么中國美術能在世界藝術之林經久不衰,就是因為中國美術始終堅持“托物言志、筆墨釋懷”的人文理念,始終傳承“以形寫神”“形神兼備”的寫意精神。

        寫意精神是中國美術之“根”。韓玉濤的《寫意論》一書中提出:中國美學是草書主義、寫意主義,傳統的寫意美學大多局限于繪畫領域,而寫意主義美學是從藝術方法的角度來看待寫意的,中國一切藝術的方法都是寫意,不只局限于繪畫領域,寫意的范圍擴大了,“物我交融”“以形寫神”等理論均涵蓋其中,但傳統寫意美學的精髓也依然包括其中。從樸拙、神秘的彩陶,到莊嚴、奇幻的青銅器;從渾厚、生動的秦俑,到雄大、古拙的漢畫像磚;從楚漢時期馬王堆帛畫的神話圖像,到魏晉南北朝時期的高士人物畫;從東晉顧愷之的《女史箴圖》,到南宋梁凱行云流水般的《潑墨仙人圖》和《李白行吟圖》;從米芾、米友仁父子的“云山墨戲”,到張大千的潑墨山水等等,寫意精神自始至終貫穿其中。這種東方之美、民族之美,是我們可以無比自豪的理由、無比自信的資本。這種豐富深厚的美術資源,是我們當代和今后美術創作、美術理論的深層文化之“根”。

        寫意精神是中國美術之“魂”。我們知道,美術涵蓋繪畫、雕塑、工藝美術和建筑等。就繪畫而言,中國傳統繪畫,主要指卷軸畫,包括人物、山水和花鳥三大類。卷軸人物畫成熟最早,始于魏晉南北朝時期,伴隨士文化的興起而成熟,突出代表是“注重神情刻畫、追求傳神寫意”的高士繪畫,肖像畫家顧愷之的“阿堵傳神”之說,正是人物畫寫意精神的最高體現。在畫家的筆下,圣賢高士們或竹林撫琴,賞高山流水之樂;或松下品茗,享人間清凈之福;或山中采薇,尋怡然自得之趣;或隱居山林,盡暢飲縱歌之歡……這種寫意生活,是歷代文人墨客追求的最高境界,是中國傳統文化之精髓。一幅李唐的《采薇圖》就高度凝結了中國傳統繪畫的寫意精神,是中華民族幾千年的藝術智慧與理性超脫的集中體現。一是注重神態刻畫。不僅強調外形的肖似,更注重人物性格與內心世界的揭示,把 “形”作為“神”的載體,寫“形”是為了“傳神”。比如李唐的《采薇圖》,描繪伯夷、叔齊二人寧可深山采薇而食、誓死不降的故事,在人物的神態和心理活動的描繪上達到了極高的藝術水平,清代張庚在《浦山論畫》中評價這件作品時說:“二子席地對坐相話言,其殷殷凄凄之狀,若有聲出絹素。”二是強調意境營造。意境,是中國畫的精髓,人物畫的靈魂,是中國美學思想的重要標志,是情與景、意與境的高度統一。《采薇圖》中近景畫一松、一楓相對而立,樹干奇崛如鐵、挺拔堅硬,楓樹的耐寒與蒼松的不凋,恰恰對應兩位高士堅定不屈的高貴品格。三是講究筆墨情趣。無論是工筆重彩還是水墨寫意,均具有獨特的表現形式。《采薇圖》中用游絲描表現人物面部蓬松的須發,根根通透、飄逸逼真。而南宋梁楷的《李白行吟圖》、《潑墨仙人圖》,寥寥數筆就在粗獷流暢、濃淡干濕的墨色之中使人物傳神入化、栩栩如生。中國畫用水墨表現出的寫意精神,正是中華美術之“魂”。為什么徐悲鴻被稱為當代“人民藝術家”,為什么河南畫家李伯安離世20年后仍被后人們稱贊為“人民的畫魂” [6],正是因為他們牢牢守住了中國美術的寫意精神。

        寫意精神是中國美術之“未來”。民族的才是世界的。中國美術從大浪淘沙的歷史長河中走來,經歷了5000年的風風雨雨,經歷了近代170多年的涅槃重生,經歷了中國共產黨成立以來90多年波瀾壯闊的偉大實踐,中國美術的寫意精神已經凝結成新時代嶄新的文化形態。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、中國文化在世界的影響力不斷擴大,中國綜合國力的不斷提升,國人對西方藝術的崇拜逐步消退,中國美術家們開始了深刻反思,重新喚起對中國文化、民族精神的自豪感。藝術家們發現,在對世界優秀文化藝術的艱難探索后,驀然回首,卻發現作為最悠久、最優秀、最博大精深的“中國傳統文化”就在那“燈火闌珊處”。黨的十八大響亮提出了“提高文化自信”,習近平文藝思想提出“以人民為中心”的創作導向、號召堅守中國精神,創作具有中國特色、中國風格、中國氣派的文化產品。中國美術終于走到了正本清源的歷史節點,傳承中國文化,弘揚寫意精神,是中國美術當今和未來的康莊大道。

        三、勇于擔當 創新中國美術的寫意精神

        新的時代,中國美術創作必須堅持不忘本來、吸收外來、面向未來,在繼承中轉化,在學習中超越,才能創作更多體現中華文化精髓、反映中國人審美追求、傳播當代中國價值觀念、又符合世界進步潮流的優秀作品,讓我國文藝以鮮明的中國特色、中國風格、中國氣派屹立于世[5]

        新時代,中國美術要“守”住初心。中華民族有一脈相承的精神追求、精神特質、精神脈絡。“守”,就是要守住文化傳統、守住精神傳統。一方面要深刻領悟中國文化的傳統人文特質和內在精神,一方面要科學遵循美術創作規律和發展方向。無論是美術、音樂、戲曲,任何一項民族藝術,無不遵循以上兩大規律完成文化傳承,成就不同的表現特性,傳達差異化的審美精神。中國畫的最高境界是“寫意”,中國畫的創新既要守住“寫意”精神,也要守住其筆墨韻味與核心內涵,不能用著水墨,而畫的卻是水彩和素描,這種游戲式、實驗性的創新,不能真正展現中國畫的魅力,更不可能成為中國畫的主流。要把文化傳承提升到文化自信、實現中國夢的高度來看待,守住中國畫的精神、中國畫的品格、中國畫的氣韻、中國畫的形神、中國畫的筆墨、中國畫的審美,保持中華文化的強大基因。

        新擔當,中國美術要在“變”中創新。目前,我國的美術創作在很大程度上還存在著有數量缺質量、有高原缺高峰的現象,難以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高層面精神需要和高品位審美需求。在中國文聯十大、中國作協九大開幕式上,習近平總書記深情寄望廣大文藝工作者,要勇于創新創造,用精湛的藝術推動文化創新發展”,“要把創作生產優秀作品作為中心環節,不斷推進文藝創新、提高文藝創作質量,努力為人民創造文化杰作、為人類貢獻不朽作品。”美術創作思想求“變”,要求創作者既要繼承傳統寫意精神,還要面向時代、面向生活;既要表現時代審美和時代精神,又要以高蹈的視野看世界,廣納百川,取各流派、各畫種乃至各國藝術精髓,融會貫通。美術發展道路求“變”,要求文化管理者把寫意精神引入美術創作的各個環節,既要改革全盤西化的美術教育模式,又要改革各類展覽對美術作品的評價標準,要將“寫意”理念入耳、入腦、入心、入行,再次成為中國美術的靈魂。實現創新,既要建立一支具有高尚藝術觀和不隨波逐流、有文化定力的美術家隊伍,又要培養具有廣博學識、能夠獨立思考的美術理論和美術批評隊伍。創新既不能片面追求形式怪異、荒誕,更不能尋求缺乏生活的無病呻吟,要將現代審美和傳統思想相互補充、相互轉化、相互融合,最終于筆墨中呈現出“從心所欲不逾矩”的嶄新精神狀態。

        新作為,中國美術要“寫意”時代精神。美術,是時代前進的號角,最能引導一個時代的社會風氣、代表一個時代的精神風貌、倡領一個時代的人文風尚。反映時代精神是美術創作的重要價值取向,是打造經典美術作品的重要路徑。弘揚寫意精神,就是要抒寫新時代、描繪新氣象。美術家不僅是時代遷變演進的親歷者、見證者和抒寫者,更是時代精神的擢拔者、時代風氣的彪炳者、時代風尚的垂范者,必須以飽含激情與飽蘸詩意的筆觸,精準有力地狀繪當今大變革時代背景下的生活主潮與社會景觀[7]。美術創作只有高揚時代精神的旗幡,鏤刻時代足跡,鳴響時代回音,鐫繪時代圖譜,才能構織出具有深湛意蘊和新異氣派的經典作品。美術家只有用博大胸懷去擁抱時代,用深邃目光去觀察時代,用真摯情感去體驗時代,用民族化的表現形式去描繪時代,才能無愧于時代賦予的莊嚴而神圣的使命。

        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,中國美術必須堅定自信,堅守中華文化立場、傳承中華文化基因;必須勇于擔當,構建新時代中國美術的寫意精神;必須用“以人民為中心”的“意”,去“寫”包含中國特色、中國風格、中國氣派的偉大作品,這是新時代中國美術的未來。

        (作者:王亞軍 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、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,高級工藝美術師)

          】【關閉
         



        網友評論 共有 個關于本文章的評論信息


        = 注意事項 =

      2. 嚴禁發表有違反法律的內容文章
      3. 嚴禁發布含有色情、病毒或者木馬的鏈接、內容和圖片
      4. 本站內容僅涉及畫家、美術、作品、展覽等內容,禁止政治、民族性敏感話題
      5. 會員們應互相尊重,不得以任何方式進行人身攻擊
      6. 提倡發原創帖,轉載好帖,請注明出處和原作者。
      7. 內 容:
        驗證碼:    *看不清,請點擊左側圖片換一張
         
        牛牛在线精品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