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zvvcn"><blockquote id="zvvcn"><nav id="zvvcn"></nav></blockquote></span>
    <legend id="zvvcn"></legend>
    <track id="zvvcn"><em id="zvvcn"></em></track>
    <optgroup id="zvvcn"><li id="zvvcn"></li></optgroup>
    <span id="zvvcn"><sup id="zvvcn"></sup></span>
    
    
    <optgroup id="zvvcn"><em id="zvvcn"></em></optgroup>
  1. <cite id="zvvcn"></cite>
      <track id="zvvcn"><i id="zvvcn"></i></track>
        <legend id="zvvcn"></legend><optgroup id="zvvcn"><small id="zvvcn"><pre id="zvvcn"></pre></small></optgroup>
      1.  首頁畫家檔案 崔大中 藝術室


        胸中如無意,寫啥!

        ----中國畫寫意漫說
        2019年07月20日 08:54  作者:崔大中  來源:中國畫家網  評論()

        中國畫是中國文化品格和精神的重要表征。“傳神、寫意、性靈”是中國畫的重要特點,它和“以形寫神、遷想妙得,氣韻生動、骨法用筆、心師造化、得意忘形”等美學范疇,是魏晉中國畫形成期就已具有的獨特種性,是中國畫這一畫種區別于他者的基因所在。

        中國畫講求“寫意”,意是什么? 對于繪畫藝術來說,形象之外的,由形象所顯示的,可以統稱為“意”,它包括了由形象而生發的多種內涵。其中就包括所謂的言辭、概念、思想、感受等等內容,但是中國畫作為東方土壤上生出的一門繪畫藝術,從魏晉的形成期,就賦予了“意”以相對獨立的內容。那就是,中國畫藝術的“意”,指的是“真意”,也就是“真義”,是“胸中之真義”!晉代詩人陶淵明有詩曰:“此中有真義,欲辨已忘言。”講的就是這個“真義”。

        南宋 梁楷 《潑墨仙人圖》

        “真義”于繪畫者何?真義應該是:由繪畫形式所生發的意味,情性、生命的內在律動,是畫家本性、真性的自然流露。我們眼睛看到的是形象,意念感受的是內容,思想。而心性覺知的是生機、意味和性靈,是人的永恒不變的真性,佛家稱之為佛性,都指的是一個東西。就是這個心性所覺知的,非形象,非觀念,非內容,它是你的本源心性,是不可言說的真意味,是無法描述的天地生機,這就是真義,“得意忘形”,就是得的這個“意”。

        知道“意”本如此,再回看今日中國畫壇,有所謂小寫意畫,有大寫意畫,甚或有超大寫意畫!寫意,是中國畫的重要表現手法,它體現的是一種品質和格調,一味強調小寫、大寫,甚或所謂超大寫,由簡筆、粗筆,導向狂筆,過于強調形式方法,與寫意旨在”意“的宗旨就會兩相背離,導致寫意無意。其實,就”意“之本身,有可以小寫的、大寫的、超大寫的么?不管小寫或大寫,還是超級大寫,都不是意本身,是方法,是內容,是形式,意的有與無,本質上與其關系不大。

        當下自稱大寫意,或者超大寫意者,多見于花鳥畫家,大筆一揮,橫涂豎抹,了無章法。寫是大寫了,但卻不見中國畫品格和精神,得荃失魚,不見真義的影子。竊以為,寫意就是寫意,不要強化形式方法過程、說什么,小寫、大寫、超大寫,這些外在的東西,如沒有內在的意境、精神作支撐,最后都不過是曇花一現,不會留下什么痕跡!要知道,逸筆草草,筆墨放而不收,靜凈失度,情緒外張,內在心性不見蹤跡,真義確實就不會存在!

        南宋 法常 《叭叭鳥圖》

        回溯中國畫史,"寫意"見性的大家,重要的有梁楷、法常、徐渭、八大等。他們暢神寫意,以禪入畫,其作品見性見真,并不僅僅是關乎于他們隨性隨意的筆墨法式,而更關乎的應該是他們的稟賦、學養、才情和心性。寫意造境,取法自然而去雕飾,其創作過程,需要畫家靜觀和默對,以及通靈感物。寧靜才能致遠,得意應在象外。今天,許多畫家,把揮筆橫掃本身說成藝術,這是把飯碗當作米飯啃了。每每聽到有人說,小寫意、大寫意,超大寫意,心里就覺得別扭。看當下所謂的大寫意畫,信筆狂掃,狂躁使氣,這哪里是寫意,充其量也就是個人情緒宣泄而已,真的與”真義“并沒有多大關系。怎樣得“意”,在天性生知之外,學很重要。《山水純全集》里就說:“寡學之士,則多性狂。”這是說性狂者,往往多寡學,接著還列舉了寡學而自蔽的種種情況。不消說,文化很重要,文化學養和性情相溶,才會產生胸中之”真意“。有了”意“,表達才有意義。

        中國畫重寫意,寫意者,必以“意”為旨歸。寫意者,必先有意,胸中無意,你寫啥意!我們來看看,南宋寫意大家牧溪法常,在他那里,意,是禪意。畫面簡整而淡遠,于平常心中任自然,不事雕琢,不拘常法。正如明代項元汴所評:“意思簡當,不假妝飾,其狀物寫生,殆出天巧,不惟肖似形類并得其意。”在這里,任自然,出天巧,非常重要,至于,大寫還是小寫,卻不是應該刻意而為的,天然去雕飾,須按照“意”之表達的需要來運筆使墨。

        看看法常的《六柿圖》,畫面上就僅僅畫了六只柿子,也沒有特立什么主題,也沒有使用什么色彩。卻給人感覺到墨色豐富,而又虛靜恬淡,寂靜質樸,雅致而又清高。看看柿子頭上分明是王字、玉字或工字,此所謂以書入畫,筆筆寫出。六個柿子,兩白,兩灰,兩黑,素雅靜穆,空性流動,禪意彌漫,其中真味,妙不可言,難以言說。再看法常的《叭叭鳥圖》、《觀音圖》、《竹鶴圖》,無論繁簡粗細,其禪意畫境去《六柿圖》不遠,值得今日寫意者認真研究和體悟。

        南宋 法常 《六柿圖》

        實際上,大寫、小寫、慢寫、快寫,如果不求于自己的內心,只不過就是繞來繞去玩皮相,得意,恐怕是不可能的。當下的超大寫意,聽起來就太夸張,或許任氣使力,胡涂亂抹,天賦卓絕者,會得其意,但蕓蕓畫家,不外學而知之,一味強調形式皮相,其大寫意終究會死在強化大寫上,因為是否大、小寫,與真義的顯現關系不大。意,是本性、心性、生命意蘊和本真,大寫小寫不過就是手段,把手段當目的,強調皮相之舉,毫厘之差,謬之千里。

        南宋 法常 《觀音圖》

        的確,寫意,重在“意”,不應該迷失在對方法和皮相的探究之中。當下有許多畫家,過于迷戀于法式本身,甚者,開班授徒,傳授所謂大寫意技法,君不見,大寫意研修班,大寫意畫展,或超大寫意一時蜂擁,這對中國畫的發展,很容易產生誤導,畫者需要認真思考,從于心做出自己的判斷和選擇。

        寫意就是寫意,大寫、小寫、超大寫,在方法上叫勁,容易走上不歸路,這是文化貧弱的表現。所謂大寫小寫,是近代以來的事情,古人在談寫意時,有粗筆和細筆之謂,感覺就客觀而平實。不論粗細,都是方法,要用之在度。徐渭寫意,放而能收,八大寫意,收而能放,都在于法度的自然把握和拿捏。今日如果非要說什么大寫小寫,也不應只在粗細之別,應該是指寫了多少意,意的本真透脫的程度。

        中國畫重在寫意。不論大寫還是小寫,粗筆還是細筆,都需靜下心來,于無意中感受天地之氤氳,內心之真實,生命之律動,如此,加以通靈感物之天賦,畫或許才能得意,見性,才能感人,才會是真的畫,否則,胸無點墨,一任大寫,使氣狂草,躁而外馳,看不到內在之氣,沒有內在的精神作支撐,果如此大寫狂寫,就是真瘋子,大笑話!

        明代 徐渭 《墨葡萄》

        清代 八大山人 《荷花水鳥圖》

          】【關閉
         



        網友評論 共有 個關于本文章的評論信息


        = 注意事項 =

      2. 嚴禁發表有違反法律的內容文章
      3. 嚴禁發布含有色情、病毒或者木馬的鏈接、內容和圖片
      4. 本站內容僅涉及畫家、美術、作品、展覽等內容,禁止政治、民族性敏感話題
      5. 會員們應互相尊重,不得以任何方式進行人身攻擊
      6. 提倡發原創帖,轉載好帖,請注明出處和原作者。
      7. 內 容:
        驗證碼:    *看不清,請點擊左側圖片換一張
         
        牛牛在线精品视频